新闻列表 新闻详情

「黑格image」Vol.1-德愚:改变世界对国人和国货的固有印象

2020年04月17日 广州

这是一个平均年龄28岁的3D打印厂家,这是一个以知识和技术为信仰的3D打印团队。这里的人们孜孜不倦地追求前沿、追求极致,享受自我提升与改变带来的成就感,也享受追梦路上有人同行的幸福感。


黑格image,既是黑格想象,也是黑格偶像。我们按期揭开每一位黑格偶像的面纱,一起探索身边每位同事闪闪发光的内心小宇宙。

本期探索之星艺术总监-李德愚

Q:简单介绍下自己?

DY(德愚):大家好,我是黑格科技的李德愚,93年的成都人。自从高二去美国当交换生之后,一直在美国继续求学。在大二的时候有幸认识老桂、表哥这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最开始是在工作室里面做产品设计。15年的时候由于发展的需要,我们一行人决定放弃学业回国创业,也就有了接下来的事情。

Q:能讲下创业初期的事情吗?

DY: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5年3月份的时候,第一次回国去了解市场情况,那时候要做一份BP(Business Plan),也就是商业计划书,面向当时国内比较有名的几位投资人和投资公司。所以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整理团队概况、产品介绍、融资计划等内容,那时候特别热血,白天上课晚上去工作室,不会累一样,记得当时在3天之内一共睡不到10小时。

那时团队有10来人,已经开始在做产品了。我们用的第一台3D打印机是Formlabs家的Form2,用它打印壳体和上盖之后,我们把发声单元、电阻等其他元器件自己亲手组装起来。当时主要的购买群体都是校内的学生,因为年轻人追求个性时尚。

 
2015年的老桂正在手工组装耳机配件


创业前期的美国工作室


第一台3D打印机:Form 2  

Q:在黑格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DY:其实,黑格本身就是最大的收获了。老桂和武哥当时和我提出这个提议之后,我大脑飞速得在想象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无数种可能性,就像复联3里面出现的奇异博士在最后一战时,飞速预测千万种可能一样。觉得不外乎两个结果,第一,继续学业,最好的情况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去谷歌、亚马逊、Facebook这类的顶尖科技公司。

第二种结果就是回国创业。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,不管成功与否,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业,在这个年纪是一个很珍贵且独特的经历。最终经过考虑,决定回国一起创办了黑格3D打印,这件事情本身是最大的收获。


德愚的办公小天地  

Q:怎样看待初创团队的每个人?

DY:对于整个团队来说,大家是很融洽的。工作上由于部门的关系偶尔会有些争执,但私下都很好。由于我们性格互相有着差异,专业的领域也各有不同,所以我们能够在各自领域内配合发挥得很好。

老桂
习惯叫桂总为老桂,其实老桂年纪不大,但因为是带头人,大家习惯叫老桂了,而且也很亲切。
老桂是个极具感染力,热情澎湃,很有激情的一个人,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很全身心投入。

表哥
为什么叫表哥?因为他表妹很好看,想攀个亲家,不过都是调侃,已经不记得他表妹长啥样了。
表哥的话,20年后可能会很像特斯拉的马斯克一样。他是一个工科男,而且是很前卫,追求极致,对自己整体形象也有很高要求的工科男。

武哥
武哥就很有亲切感,他是我们之间年纪最大的,也很老成。最开始他给你的感觉就是和和气气的,但是一旦落实到工作上面的话,他的原则性就很强。任何事情都是按照规定流程严格的办理。

曲厂长
曲厂长是东北人,是个很善于交际的人。他之前有当过新东方的老师,所以他对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拿捏得很恰到好处,很幽默,而且是那种东北很独特的幽默感,很难用语言来形容。他对于整个生产、供应链的管理是很到位的,而且是能够为此事去学习的,会抽周末的时间去参加职业培训做提升,很积极。

Q:下班后你在生活中是一个怎样的人?

DY:因为平时上班节奏较快,压力较大,所以下班后都会选择比较发泄式的活动,放松自己。公司有组织篮球、羽毛球、足球之类的运动俱乐部,我也会去。

周末我会跟很多男生一样玩玩游戏,其实玩游戏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学习。特别是在设计方面,我会去体会不同题材的游戏,在画质细节、建模、视觉反馈,UI界面上的区别。我个人会比较喜欢玩欧美大型工作室的新作,也是因为以上这些原因,这对我的设计上也是有启发的。

在这个疫情之前,下班后基本上每周都会跟老桂、表哥他们几个人聚餐一次,大家私下里关系比较好。平时我基本上都维持随时待命的工作状态。了解我的同事都知道,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回家,甚至是假期旅游,我都是笔记本电脑不离手的,预防各种突发的工作情况。


黑格篮球赛  

Q:希望公司整体氛围是什么样的?

DY:由于我们公司整体上偏年轻化,基本上中坚力量都是30岁以下的,所以希望整个公司偏于扁平化,不要表现得太层级分明。包括HR那边也在推“去总化”,不管是外号还是别称都是可以的,都比较亲切,上下级或是同级都像朋友一样相处,这样更像是一个大家庭。

但在做产品的途中,我们也鼓励冲突。因为需要碰撞,比如说产品和研发需要有冲突,这个产品才能做到极致,不能你让一步我让一步,那这个产品就平庸了。


6楼实验室

中央控制室

Q: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

DY:林则徐的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。这是中华民族流传下来的关于民族振兴的金句。我们这一代目前算是中国当今发展的中坚力量,最黄金的一代,我们赶上了中国高速发展的红利。从中国加入WTO以来,整个改革开放的所有成果,现当今基本上是由我们90后的年轻人作为主力军。这句话不管是放在林则徐当时所处的晚清时代,还是放在当下来看,我认为都是适用的。作为华夏儿女,应该背负起民族振兴使命。我们想改变西方社会对中国人和中国货的固有印象,我们不远万里出国求学,不分昼夜的研发技术,就是为了让这一天早日到来。

同事眼中的他

ZX:一句话形容不完,太多优点了!总体就是可爱,热心,对同事下属特别好,特别亲和。
YKX:一个细心敬业、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艺术总监,一个贴心有趣的好朋友
GFF:带有艺术气息的暖男~
CQF:棒 , 是一个平易近人,关心员工,很nice的领导。作风民主,知人善用,能根据大家的擅长放到适当的领域去发挥,也会鼓励大家学习各自感兴趣的领域。责任意识强,思路清晰,每次看待问题都能指导到点子上。专业很强,特别喜欢拍照的女生快点pick德愚!

后记
在同龄人尚在象牙塔中的年龄,德愚已经跟随团队在狭小的工作室里,开始了日夜兼程的追梦之旅。五年的日夜忙碌而过,梦想愈加炽热,并肩而行的伙伴越来越多。在生活中、跟同事的相处中,他不失大男孩的亲和心性,在工作中,他敏锐细心,把关严谨。沉淀、成长、蜕变,这份追索的过程,本身已是人生带来的珍贵礼物。